归骨山足

一个肤浅 无趣的人

他们星期四依然和姑娘跳舞,而我等待麦田的风。

画个不怎么速的速写 (是临摹

尝试一下颜料买了4年都没画出凹槽的水彩💩好难啊我疯球

单方面宣布我和巴里斯锁了🔒🔒🔒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正主不见面,磕的我心好痛,北极圈老母亲被迫拿起画笔割大腿肉自己产粮😢😢😢😢

老福特除草,我的小宝贝白月光死了我好难过1551😭😭😭

□前景花用了微博月半狼太太的公开素材